江浩脸上笑容可掬,可现在看在田千户眼里,却感觉无比恐怖,手脚身子根本不听使唤,就好像不是他的一样,他想要喊叫,却发不出声音,连求饶都做不到,只能睁大眼睛看着江浩在他身上随意施为。

    伸手在田千户怀里掏了掏,找出自己的银票,不止如此,还有另外两张银票,一共三百两,江浩全部笑纳了。

    站起来往外走,等江浩走到门口,脸色一变显出焦急神色,一把掀开帘子喊道:“不好了,田千户中风了,快找人来医治。”

    江浩这一嗓子,那些侍卫立刻冲进去,看到田千户躺在地上,蜷缩着爪子的模样,立刻通知营医过来,营医过来检查一番,“大人的症状确实像是中风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办法医治?”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中风痊愈很难,我知道几个药方可以试试?”营医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准备吧。”侍卫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这里发生了大事,立刻有人通知了卫所监军,大明朝一大特色就是太监监军,这些太监掌管军队后勤,军饷、粮食、军械皆在其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后勤是军队重中之重,太监掌握在手中,就是抓住了军队命脉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监军同时对武将还有监督之权,可上奏其过,将军虽然是统兵大将,可如果没有这些太监同意,调用一兵一卒都是过失,如果他不同意你出兵打仗,就算打赢了也算犯错,会被朝廷问罪。

    初期朝廷是想让监军监督军队,不让他们造反,不让他们犯错,可哪成想,这些太监却慢慢成了军队的太上皇。

    听说田千户中风了,卫所监军袁德带人过来探望,田千户躺在床上,嘴眼歪斜,嘴角往下躺着哈喇子,眼睛看着袁德满是祈求神色,希望袁德能救救他,袁德却读不懂田千户的想法,哼了一声,“我就说让你少喝酒少玩女人,你却不听,这下中风了吧。”

    田千户眼神挣扎,袁德站了起来,吩咐道:“找人好生医治田千户,此事我会尽快上报朝廷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往外走,等出了房间,看厅中站着一个陌生人,袁德走到江浩面前问道:“你是何人,为什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,我是今天来报道的守备。”江浩道。

    守备相当于副千户,明朝设立卫所,每卫五千六百人,设千户所,每所1100人,千户一人从五品,副千户一人正六品,下面还有百户,千户所算是最基本作战单位。

    袁德淡淡的瞅了江浩一眼,说道:“既然报道,那就好好做事,现在田千户中风,在没好之前,这里一切事物必须禀报于我,万事我来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”江浩道。

    袁德一脸傲气的带着两个小太监离开,江浩笑了笑,对旁边的蓝凤凰招招手,蓝凤凰立刻蹦过来,“怎么了江大哥?”

    江浩凑近她耳边,小声说道:“偷偷过去,把这个太监毒倒,弄得隐蔽点,做成蛇虫咬伤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蓝凤凰微微一笑:“简单,咬成什么样?凉凉的还是半死不活的?疼痛难忍的还是奇痒无比的?”

    “这些都可以挑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谁,五仙教教主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!”

    “当然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来个半死不活,想死死不了,想活活不成,又疼又痒难受至极,有药可以缓解,却不给他一下治好那种,他想要活命,就要一直求着咱们。”江浩含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蓝凤凰刷的消失,时间不长,监军营里传出一声惨叫,“啊,我被毒虫咬了,痛死我了,好痒好痒,救命啊!”

    时间不长,蓝凤凰一脸笑意的回来了,“做好了,完全按照江大哥的要求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用什么咬的?”

    “一只小蜘蛛,我养的。”蓝凤凰说着摊开手掌,掌心趴着一只蜘蛛,个头不大,团起来也只有硬币大小,不过身上的色彩却非常鲜艳,在太阳光下显出五彩斑斓的色彩,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。

    江浩轻声道:“那太监监军不会被咬后变异吧。”

    蓝凤凰不明所以,“什么变异,那太监只会又痛又痒,如果不治疗的话,估计难受三四天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此刻监军营乱成一锅粥,监军大人被一只毒虫咬了,袁德自己看到了,伺候他的两个小太监也看到了,只是那蜘蛛跑的太快,咬了人一下就跳走了。

    那蜘蛛一看就有毒,身上花里胡哨的,越是花纹漂亮的毒性越大,袁德吓得立刻叫人找医者来,可没过几吸时间,他就感觉自己身上又疼又痒起来,难受之极,忍不住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营医过去,此刻袁德疼的已经在地上打滚了,看到营医过来立刻大叫道:“快快,给我解毒药!”

    营医不明所以,旁边的人立刻解释一番说明原委,营医一听立刻懵了头,“大人,刀箭伤我还行,一般病症也知道些,可着毒虫的事情我不太了解啊,天下奇毒千万种,除非深韵此道着,否则普通医者都不敢胡乱下药。”

    袁德此刻痛苦难当,指着医者大骂道:“你个混蛋,快想办法给我医治,我不管你会不会,如果你医不好我,我找人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医闹古来有之,扁鹊、华佗都是前辈,吃不好饭打厨子,医不好病杀大夫。

    营医没有办法,弄了一些对付毒蛇的药给袁德服下,可根本不起作用,袁德依旧疼的哇哇大叫,身上哪里都感觉刺痒,他还不敢抓,一抓之下更是疼痛无比,可不抓又痒的要死,这种痛苦让他感觉此刻还不如死了算了。

    “快去想办法,想不出办法我杀了你!”袁德指着营医怒吼。

    营医吓得滚出监军营,脸上满是惊慌之色,他是真的没有办法,此刻已经想到了逃跑。

    就在他低头往前走时,迎面有人拦住他的去路,营医抬头一看是新来的守备大人,刚刚在医治田千户的时候已经见过,立刻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江浩问道:“监军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,监军大人被一只蜘蛛咬了,中了奇毒,现在痛痒难当,小老儿没有办法医治,现在准备去舟山看看能否找到懂的治疗奇毒的医家。”营医回道。

    “蜘蛛咬了,痛痒难当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带我去看看,或许我有办法。”江浩道。

    营医一听心里就是一喜,如果守备大人有办法,那自己就不用跑了,他虽是医者可却是军籍,逃营是重罪,会被全国通缉,抓住要被杀头的。

    “大人随我来,我给大人引路。”营医立刻道。

    来到监军住所,还没进去就听到一声声凄厉的嚎叫,江浩感觉和自己折磨人的手段不遑多让啊,这蛊毒之术还真是厉害。

    走进屋子,袁德此刻躺在床上,旁边有几个人在伺候,可这家伙难受的只剩下叫喊了,根本没搭理江浩,当他看到营医回来,立刻喊道:“医生呢,你带医生来了吗,痛死我了,痒死我了啊,快点给我想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江浩凑到近前说道:“袁监军,你可是被一种五彩斑斓的蜘蛛咬的?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我有办法缓解监军痛苦,我在游历的时候,曾经见过那种五彩蜘蛛,学到了解毒之法。”江浩道。

    袁德一听立刻喊道:“快,快点给我医治。”

    江浩看看屋内其他人,说道:“你们现在都出去,任何人不得入内,我要单独给袁监军医治。”

    江浩是守备,副千户,现在又有办法医治袁监军,这些人立刻听话的出去,包括营医,房间内只剩下江浩和袁监军两人,江浩凑近一些,开始展露自己的獠牙。

    “袁监军,我救治之法异常珍贵,不能白白出手啊。”江浩道。

    袁德听了大怒,立刻骂道:“江守备,信不信我给京城写信,告你个私通倭寇,祸乱大明的罪名,到时候让你满门抄斩。”

    江浩冷冷一笑,“我相信先死的一定是你,而且是以世间最痛苦的方式死,明天你就会说不出话来,第三天你就会连动都不能动,可是痛苦依旧不会减少一丝一毫,直到痛苦七天,全身溃烂而死,死后会化作一滩脓血。”

    袁德眼睛瞪大,“你,是你给我下的毒!”

    “你是被毒虫咬的,所有人都看到了,你不要诬陷我。”江浩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袁德仿佛看到了一只毒蛇,眼前这个笑眯眯的家伙,绝对比毒蛇还毒,忽然,有一阵巨大的痛苦袭来,同时伴随着钻心入肺的巨痒,让他痛苦的只想死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同意了,从今往后我什么都听你的。”袁德不想死,更不想承受七天的折磨,立刻答应了。

    江浩拿出一颗红色丹药,黄豆粒大小,袁德一看,不管不顾的塞进嘴里,过了几分钟,就感觉身上的痛痒在慢慢消失,他终于感觉又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袁德看向江浩的眼神变得有些怨毒,慢慢爬起身,坐在床上瞪着江浩厉声道,“江守备,你毒害上官,我怀疑田千户的中风也是你动的手脚,我会立即上报司礼监,不要以为你会些武功,东西两场绝对不会放过你的,哼!”

    江浩笑了笑,“这种药丸并不会根治你的毒,只是缓解压制,两天必须吃一粒,要不然会继续发作,而且比现在还要痛苦~十倍!”

    袁德吓得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“你,你你你...”忽然,袁德从床上滚到地上,直接跪下趴在江浩面前,“江守备,我错了,你就饶了我吧,以后这普陀卫所,一切你说了算,我全都听你的,您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江浩知道,现在可以安稳的接收普陀会所了。( 电影世界私人订制 http://www.ranwen5.com/2_2624/ 移动版阅读m.ranwen2.com )